《修行的两个阶段》

隆波帕默尊者2013年7月21日开示

大家吉祥如意!

隆波上个月没有来讲法,我们有两个月未见了。如果用心地修行两个月,是会有很大收获的。两个月足够长了,有些人七天或是七个月就已经见法(开悟)。

隆波没有来,不是由于偷懒,而是去了其他地方工作。先是到美国讲法,从美国回来又去了苏林府。出家人的惯例是在结夏安居之前,一定要去顶礼自己的剃度师,这样万一有做错之处,师父可以指示。去了之后,师父让我在苏林寺讲法。回来没几天,又去了中国,星期五刚从中国回来,星期天一早就来到了这里。

隆波没有来,却并未偷懒,问题是,隆波的弟子们在这段时间有没有偷懒呢?

在美国讲法时,看到那里的人的进步。大约三十年前,隆波也去过美国,当时,那里只有禅定、紧盯以及宁静,根本不知道发展觉性与开发智慧的方法。如今隆波天天讲法,法谈CD分发很多,知道如何发展觉性与开发智慧的人越来越多,到哪里都能够看到醒来的人。那种醒来的状态是开发智慧的起点!

开发智慧并不是多么奥妙与复杂的事,其实就是学习自己——学习与了解身与心

一般人都会忘记身与心,能够觉知身和心的人太少了。隆波以前说过:“世间根本找不到觉知自己的人。太难发现了!”有些寺庙只有师父可以,有些地方则一个也没有;可以觉知自己的居士就更难找到。然而及至今日,能够觉知自己的人已经多到无可计数。

这次在美国,隆波发现已经越过“觉知自己”的阶段而到达“(四)界(五)蕴分离”阶段的禅修者是非常多的。到了中国之后感到更加震撼,事实上,隆波去中国的兴趣多过去美国,因为去美国是教泰国人,去中国则是教中国人。中国人不会泰文,没有机会学习佛法。

我们到中国的时候,他们正在禅修。第一天,主办者请我们和禅修者见面。他们看着我们,我们看着他们!噢……一片漆黑(笑)。所以就只是让他们顶礼完,便回了房间,因为还未到时间与他们互动,是第二天早上才去讲法的。

隆波曾经跟阿姜啊说:“这还能够教吗?为什么一片漆黑?到处都是紧绷的心,到处都是一味地紧盯与专注、一个劲儿地紧盯与专注。”结果没有教导多久,他们就醒来了。因为有些人是有过去的波罗密的,只要稍一点拨就行,其醒来的光芒几乎照亮了整个禅堂!第二天,他们就已经开始分离(四)界(五)蕴。到了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三天,他们已经掌握了修行的要领。

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分享说,他们在不停的寻找,学习道教、学习各种学说,最后总觉得不够深刻。自从听到隆波的教导,才发现佛陀的教法真是深邃奥妙,并且可以体会与实践。听到这些分享,让人觉得非常欣慰。这可以当成是额外的收获,让隆波有机会培养更多的新佛教徒来供养佛陀。愿此功德与福报,回向给在座的每一位!(居士们齐声:善哉!)

教导他们并不难,一开始就是阐明修行的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一定要醒来,要学会觉知自己!

一旦开始觉知自己,就会感知到身、感知到心。一般人是有身忘了身、有心忘了心。一旦觉知自己,心就醒了。有身,能够感知身的存在;有心,能够感知心的存在。无论它们是苦是乐、是好是坏,都可以知道。

一旦感知到身和心,就能够开发智慧了。开发智慧就是学习和了解身与心的实相。如果身体消失了,怎么可能看见身的实相呢?如果心消失了,冲进了念头的世界,怎么可能知道心的实相呢?那样想要看到实相,是毫无可能的。

修行的原理就是如此简单。

一个人真的醒来并非易事。醒来了,就会看到身和心的运作。看到了身和心的运作,剩下的就简单了。就像是已经上路了,只要持续走下去,某一天必定会见法(开悟)!但是如果心未醒来,就无法观身与观心,这样始终无法向前迈进,也绝无可能抵达道、果、涅槃!

因此,醒来的状态非常重要。有谁还没有醒来吗?在这里想要找出尚未醒来的人是很难的,绝大部分的人都已经醒来。第一次醒来会觉得,出生至今,自己一直是睡着的,根本没有醒过。

我们始终处在梦的世界,即使睁着眼也是在做白日梦,晚上则是在睡觉时做梦,总之都是梦!所谓梦,就是心在造作、演绎,在持续地编故事。有时想好的、有时想坏的,梦便是心在“想”而已!当它是睡着了的想,就取名为“梦”。如果是醒着的想,则称为“念头”。事实上,都是一回事,状态是类似的。也就是心跑开了、送出去了,在造作与演绎。

如何摆脱念头的世界或是梦境,而进入醒来的状态呢?

如果知道方法,就不难!

心的自然特性就是始终动荡不安,不与自己在一起,只对外面的世界有兴趣!隆布敦称为“心往外送”。

心喜欢外面的世界,看到吵架便只留意吵架,跑去看的一刻,便忘了自己,从觉知的世界里掉出来,没有跟有血有肉的自己在一起!比如,听到音乐声、打架声、吵架声或是鸟声等等各种奇怪的声音时,无论是哪一种声音,我们只关心它是什么声音?心跑进声音而忘了自己的身与心!何时心跑开了、离开了,就会忘记身和心。心跑去想的时候,只知道所想的内容而忘了身与心。

核心原则就是如此而已!

心跑掉的时候,说明心是杂乱的、有痴迷的。心跑掉了看见佛像,升起信仰或信心,这是善(业)吗?是。但那样的善(业)背后是痴!因此,烦恼习气也可能是善(业)的背景。比如想要离苦,这是烦恼习气吗?也是。可是它会让我们努力修行,对吧?修行是善(业)。

善可以变成不善,不善可以变成善,它们持续在改变。比如看到某人非常可怜,就告诉他某事不能做。一旦他不听,我们就生气了。慈悲和怜悯本是希望别人没有苦,一旦别人不听,慈悲与怜悯就变成生气,心就是变来换去的。

心跑去寻找种种所缘(去看、去听、去想),其背后都是痴在作祟——也就是有散乱藏在背后。

心(它)散乱,才会跑去看,去寻找眼根的所缘——去看东西(色),希望有快乐产生。

心(它)散乱,才会跑去寻找耳根的所缘——声音,希望有快乐产生。

心(它)散乱,才会跑到意根(心)去思维和造作,希望能够产生快乐。

总之,一切都是基于散乱,而散乱就是痴,属于烦恼习气之中“痴家族”的成员。

有痴,就有散乱,心就会跑到眼、耳、鼻、舌、身、意(心)。何时觉性及时地知道心(它)跑了,在觉性升起的瞬间,不善(心)便会自动灭掉。知道心跑开的一瞬间,心就不跑了,便会没有故意的自然安住。

训练让心醒来的方法是无需强迫的,只要及时地知道心跑掉就可以了——心会跑去眼、耳、鼻、舌、身、意(心)。及时地知道,心便能安住。但想要及时地知道六个根门的动静,却并不简单,那是极为繁杂的工作。

我们只要观察一个心(门)就可以。心喜欢到处游走,跑到眼根去看东西(色),此时的烦恼习气并未升起。但是心跑了,烦恼将会借由造作而升起。比如跑去听声音的时候,并没有烦恼产生,听了声音以后继续思维、造作和演绎,烦恼才会出现。因此,心才是真正的核心!

眼、耳、鼻、舌、身与外界接触之后,将信号送给心,然后在心中造作善、恶、好、坏。所以,我们无须同时守护六根,那是浪费时间,而且工作量太大也太辛苦。只要知道心这一门,及时地知道心跑到眼、耳、鼻、舌、身,就可以了。跑了,没关系,及时的知道即可。心在,知道;心(它)跑了,也知道!

心(它)跑了,知道;但是别阻止它。放任它跑掉,之后再知道,这是修习禅定(三摩地)的秘诀。

很多人修习禅定(三摩地)修得死去活来,心还是无法安住,无法与自己在一起,有的只是紧绷。这里有精神科医生,他们见过修错之人最后修疯了的。其实,修对的话,是不可能疯的。

现实生活导致很多人已经很紧张了,压力非常大。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禅修,希望借此缓解情绪,结果由于不会打坐,变成了操控心不让其跑掉、压制心不让其动弹,这让心加倍紧绷与有压力(紧缩与扭曲),结果比以前疯得更加厉害!

其实无须操控或是压制,只是放手,让心自己工作。跑掉了,知道;跑掉了,知道;跑掉了,知道。记住这个原则就够了!跑掉了,知道;跑掉了,知道;及时的知道心跑掉了,尤其在发生频率最高——跑去“想”的时候。至于跑去看与听,则是次要的。跑去想的发生频率最高。一旦及时地知道心在“想”,就够了。

如果能够及时地知道心跑去想了,几乎可以整天都在觉知,因为心是一整天都在想的!及时地知道心跑去想了,游走与飘动就会自然灭去。

隆波讲过,心的游离是因为痴的力量——散乱;而觉性升起的刹那,烦恼必然会自动灭去,根本用不着特意去消灭。所以,无须阻止心跑。阻止了,心会更加紧缩与扭曲,觉性也不会升起!心跑了,及时地知道即可。

持续地训练,比如念诵佛陀、佛陀,心跑掉了,知道;或是观呼吸、呼吸,心跑掉了,知道……一旦熟悉了跑掉的状态,心会知道:“哦,跑掉是这个状态。心跑去想原来是这样!”然后,心就会牢记这个状态,一旦再次跑掉,觉性便能够自然升起。这个自然产生的觉性才是真正的觉性!

一旦真正的觉性升起,心便不再游走,而自然的回归本位。根本不用费力或是努力让心归位,当觉性及时地知道心跑了,心将会自动回归。为什么呢?因为不跑了,便自然回家了。觉醒的状态并没有花哨之处,只要知道心跑去“想”了,心就自动变成了知者、觉醒者、喜悦者,而且是自然升起的。

因此一定要训练,让心(它)常常看到跑掉的状况。

选择任何修行方法都可以。称念佛陀可以,观呼吸也可以,做手部动作可以,观腹部起伏也可以。心一跑掉,就及时地知道;心黏着在所缘了,也要及时知道!比如观呼吸时,心跑到呼吸了,知道;心便会自然安住!看见心跑了,无须试图把心拉回来,如果心被强行拉回来,胸口会感到紧与闷。

不需要禁止心的跑动,可以动。观心,及时地知道心,将会产生正定(三摩地),这被称为“心学”(佛教的三学:戒学、心学与慧学)——也就是持续的学习与了解心。

心跑了,知道,心就会安住。心的安住状态被称为拥有正定(三摩地)。心会成为知者、觉醒者,喜悦者,而不再造作演绎、思东想西、添油加醋、迷失在梦想的世界。

一旦心醒了,接下来的工作并不是到此结束!

醒来就够了——是许多人的误解。他们以为只要保持觉知自己——醒来就够了,然后始终呵护让心处在这种状态,一直觉知以获得内在永恒的宁静,这样其实不是开发智慧。如果没有开发智慧,贪嗔痴等烦恼是不会死的,那样只是得到禅定(三摩地)。

某些人有了定(三摩地),却未开发智慧以配合定;某些人有了定(三摩地),同时也开发智慧以配合定。佛教的《阿毗达摩》讲到几种善心:也许在安住,也许在觉知身/心,也许有配合智慧,也许没有配合智慧。上述一切都是善心吗?是的,但其中有些善心是没有智慧的。

以前大多数的修行人只是觉知自己,心产生喜乐与自在就满足了。因为修行之前的心很散乱,毫无快乐可言。一旦心跟自己安住,快乐涌现了,便会感到满足。只是满足于此,太可惜了,失去了继续往前的机会。

心一旦能够觉知,一定要了解觉知是为了开发智慧,不要扔掉开发智慧的职责。开发智慧是指学习与了解名和色(身与心)的实相而觉知自己只是为了感知到名与色(身和心)的存在。感知到它们的存在,并不代表洞悉了它们的实相——这被称为没有智慧!只要没有洞悉到实相,心就会紧抓,无法放下的。

一旦维持心来到光明清澈、广大空无的境界,整月整年保持这种状态乃至持续多年,死后就可以升到梵天界,存活很多劫。有些梵天的天神能够存活八万四千劫(宇宙生灭了八万四千次,寿命如此之长),同时,心依然是光明、空无、如如不动的!

然而佛陀说,这样的心一旦起变化,大部分会掉入四恶道(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为什么呢?因为太长时间黏着在宁静里,一旦变化了,嗔心(不满意)便会立即升起。就像黏着于禅定的人一旦出定,情绪便会非常糟。类似的,那些存在很久的梵天神,只要有一点变化,心就觉得很糟,嗔心立即升起,直接下到地狱。所以不要仅仅觉知身与心,因为觉知身与心只是开发智慧的起点。

智慧有三种:第一种源自读和听,被称作闻慧。听或读的智慧不是自己的,只是记忆。博闻强记许多佛教经论并非真智,而是别人的智慧,我们仅仅得到记忆而已。就像鹦鹉学舌,听久了也能学着说,却不知其义,这就是听与读的智慧。

第二种智慧是透过思维与思考而来——思慧。思考有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没有保障。所以佛陀说:“别因为符合逻辑就信以为真!”(《卡拉玛经》)

最好的智慧称为修慧,也就是发展觉性与开发智慧,紧随着去知道身和心的实相,直到彻底洞悉身与心的实相。

“紧随着知道”与“随念”这个词是一致的。听说过吗?

“身随念”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指持续地、紧随着去知道身体。

“受随念”,是指持续地紧随着知道感受,也就是持续地紧随去知道苦与乐。

“心随念”是持续地紧随去知道心的造作和演绎——好的,也包括坏的。

“法随念”,则是持续地紧随去知道各种变化,了解一切状况的前因后果,既包括名法,也包括色法。这些都是必须去看见与知道的,必须紧随着去知道。

“紧随着知道”意味着——是怎样的就知道那样。然而,知道名法与知道色法的方法是不同的!

知道色,是知道当下这一刻,比如身体一移动,就知道;但是如果观心,则要让心先工作,然后才去知道。比如,先让心跑掉,随后才去知道心的跑掉。假如能知的心(观者)是事先被确立出来的,心便会停滞而不流动。一旦长时间保持不动,便会形成邪见——认为心是永恒的、喜乐的,认为心(它)一直在觉知,一直有喜乐在持续涌现;或是认为心是如如不动、恒常无改的。于是,禅修者就会认为自己很厉害!

这样持续的训练下去,能够将心控制成“我”或“我的”。如此一来,本该是体证无常、苦和无我,结果却体证成了“我”,这一切全是由于缺乏智慧而导致的。

开发智慧是放任身体去自行工作,然后,觉性紧随着去知道;放任心去自行工作,然后,觉性紧随着去知道它们。

以前我跟随过大师隆波蒲尊者,这里有他的照片,他以前定期来这里。隆波蒲尊者所教导的是最顶尖的修行。如何教导呢?“行、住、坐、卧、吃、喝、说、想”!听到这个,觉得是修行吗?在那个年代,人们看不起他,认为他不会修行。事实上,他是最顶尖的大师。

他的方式是慢条斯理地说:“大家要有觉性地去知道行、住、坐、卧,吃、喝、说、想”。也就是指身与心(色与名):身体(它)在“行、住、坐、卧,吃、喝、说”,谁是能想的“那个”呢?是心。行、住、坐、卧,吃、喝是身体,但是身体因何而行呢?是心在指挥身体。

当时的人们并不了解修行的原则,黏着于禅定,还认为是长老教错了。长老跟隆波提起,他一直被人瞧不起,认为他不会禅定。一次,长老受邀去参加佛教庆典,有些组织者看见长老来了,非常藐视地说:“怎么请他来?他连禅定都不会,没有加持力。”长老心想:“哎,怎么小看人呢?”

他上座以后,手指接触的瞬间便立刻入定,之后便没了呼吸。第二天早晨,其他人全走了,只剩下长老独自坐在那里。人们纷纷议论说,为什么长老不下座?走近一看,发现他没了呼吸,“啊!我们造恶业了。把不会修行的人邀请来,结果坐死了!”大家把他抬下来,他立刻出定,又开始了呼吸。于是有人尖叫道:“哦!醒了,醒了!”

“哎,本想坐给他们看看,结果反而被说成是不会打坐!”(笑)其实长老非常娴熟于禅定而且极具智慧,他的教导非常适合我们这一代人。

隆波并不是首位教导人们按照身心的本来面目去感知身心的师父,隆波蒲尊者早已经做好了铺垫,隆布敦长老教导的观心也是铺垫。隆波跟随师父们参学时,全被教导到观心。

一旦心醒了,行、住、坐、卧,吃、喝、说话,就能够整天保持觉知。如果行、住、坐、卧,吃、喝、说话、思考的时候都能够觉知,这就是在日常生活之中发展觉性与开发智慧,这是非常重要的。

以前老师们甚至教导说:“如果在现实生活之中无法发展觉性,那么不会有任何收获的!”这是关键点。

觉知自己不要得少为足,要观身(它)工作,观心(它)工作;心时苦、时乐、时好、时坏,就这样持续的观察下去。

以前,我每个月都会去空那找隆波蒲尊者。1983年,我再去顶礼尊者,那时他在寺庙,每次都能见到。尊者嘱咐隆波说:“你的修行心得应该写下来分享!”那是1983年,他让隆波出来弘法。他说:“那些拥有福报与具足波罗密、和你具有差不多个性的人是非常多的。如果他们没有听到法,很快就会错失千载难逢的机会。”

隆波当时只是一个新晋的公务员,尊者却让我去弘法。一个毛头小伙子突然出来弘法,谁会相信和倾听呢?即使出钱请他们来相信的钞票也没有啊,怎么办呢?既然师父吩咐要写下来,隆波就写了一篇未署名的文章寄给《瞭望》杂志。没有留名,是怕一旦出名,生活会受到干扰。后来他们将文章刊登出来,一个月后,很多人询问:“这个作者在哪里?”尊者说:“这个人今天没来,但是他常常来。”那都是三十年以前的事了。

以此因缘,隆波才有机会把师父们的教法与大家分享。因为师父们看得很远,知道接下来的大部分人会生活在城市而不是偏远农村,大部分城市人非常习惯于“想”,而最适合于思考者的方法就是“观心”。除非少数不适应的人,如果他们积累的是“观身”的因缘,那才指导他们观身。这并不矛盾。

懂得修行的人是没有门派之别的,并没有所谓的观身派或观心派。假如还在区分“观身派”或“观心派”,说明尚未抵达修行的实质。就像是爬到了山顶环顾四周,就会发现通往山顶的路有很多,有些路比我们走得艰难,有些路比我们走得容易,我们走的并不是唯一正确的路。

一旦懂得修行了,烦恼习气真的能够减低。同时我们会明白,修行其实就是真正的理解自心而已。心就是法,法就是心;心外无法。

隆布敦长老教导道:心就是法!佛法的八万四千法门都是从纯净无染的心田流露的。抵达了心,就抵达了法的核心。心和法是同一个,心与法是合一的。

心与法的合一,就是心蜕变成出世间之心!心抵达法,就是心纯净无染。那样的纯净无染与佛陀抵达的是同一境界!

佛、法、僧最后汇集于一点,汇集在同样的无边无际、光明、纯净无染!远离了造作和演绎,没有挣扎也没有追寻,远离一切反应与回应。没有什么,但是有“没有什么”。有“没有”!

有“没有”——这是玄之又玄的!

在中国的最后一天,我们参观慧能大师的寺庙,那里很多地方都有石刻的中文字碑,包括门上和墙上。第一道门写有这样两笔,数字二的旁边有一,数字一的旁边有二,还有几个中文字,但我只认得这两个(笑)。

我问他们:“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他们翻译道:“真正的法不是二元对立的!”另一边则是:“真正的法是一!”真是货真价实、实实在在的东西啊。

真相是一!没有你、我,此门,彼派,根本没有!就是一而已。它超越好和坏、善与恶,超越光明和黑暗。无论苦、乐,不管好、坏,任凭什么发生,心都是如如不动,没有丝毫不同,以无分别之心看待一切,未赋予任何积极或消极的价值。

我们的心通常是接触这个就满意,接触那个便不满意,不停的上下起伏,始终摇摆在相对的二元世界:好和坏对立,善与恶对立,持续的造作。当修行的智慧升起彻底的洞见时,心会变成一,不再执着与抓取任何东西。

之后我们来到慧能大师寺院的二楼,主办者指给我们看,并且介绍说:“不进去成为什么!”说到慧能大师,不进去成为什么。从此不再进入,一旦无进就无出。如果还有入与出,就是二元对立。如果涅槃还有入与出,那是赝品的涅槃

隆波也迷过路。那段时间的修行,一般都是去知道所缘的现象或状态。有一天,心跑去看见现象并且抓住现象。(心立刻警觉到)哦!不要。试试看,不去抓取所缘而让心回转。一旦回转了,心准备抓取能知的知者了,(又警觉到)也不要!又退了出来。如此来来回回,最后定格在中间。哇!世界竟然全部消失了,一切荡然无存,只剩下这个“知道的元素”存在,明亮、快乐!那时并没有“想”或是思维,从境界退出来之后,才觉得“这应该就是涅槃吧!”

当时隆波一直玩味这个境界,之后去请教隆波蒲尊者。去找尊者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怀疑:“(这个境界)还有出与入,可能是禅定吧,不会是涅槃。”等到报告给尊者之后,尊者确认说是禅定,不过他建议我继续练习。

如今已经不太有人会训练这种深度的禅定了,即使有,也只是训练获得宁静而已,宁静到一切全部消弭。当时,尊者让我继续训练到娴熟于禅定,我回答说害怕自己粘着于它,尊者答道:“如果粘着了,师父自会来解决!”他就这样诱导我继续训练,希望我更多的修习禅定。

之后没过几个月,我被隆布布詹尊者棒喝:“什么涅槃?还会有进有出?!”被这样连续棒喝两次,心才彻底放下。原以为频繁地修习它,就有力量快速抵达涅槃。但那是不可能的,那只是禅定,不可能抵达涅槃。

要想快速抵达涅槃,一定要开发智慧!想要开发智慧,一定要经常的觉知身与心。仅此而已!开发智慧并不是去思维和推理,思维与推理并非智慧。

隆波蒲尊者教导道,思维只是为了让心开发智慧而铺路,仅是热身罢了。

尊者讲到他曾经患过肺结核,在以前,患肺结核是必死无疑的,医生已经放弃治疗了。长老喜欢勤学钻研,博览群书,通过了巴利文专业的最高级考试。却因为长期疏于照顾身体,最后被肺结核找上了。

等到他被诊断说要死了,于是就躺下来等死!尊者按照自己的方式修行,持续的观身,之后他的心聚集起来,从身体抽离出去漂移到天花板,俯瞰平躺的身体。心看见这具臭皮囊,看着看着,身体消融了。身体变成尸体,慢慢腐烂,最后彻底消失,只剩下明亮的心。当心从禅定退出来,恢复了身体知觉,心清楚的照见:“身与心完全是两回事!”这是尊者分离(五)蕴。

后来,他教导说:“奢摩他(禅定),始于有意识的消失,即没有用到任何努力;毗婆舍那(内观),则始于没有念头!只要还有努力,就不是奢摩他;只要还有念头,毗婆舍那就尚未开始!”

毗婆舍那的意思是——看见。但有些人需要念头(思维)来热身,来思维身体——毛、发、指甲、牙齿、皮肤不是我(无我观),或是做不净观。思维之后,心获得宁静而得到禅定。如果进入很深的禅定,就会看到身体消失,一旦身体再次出现,就会分离五蕴。就是这样而已!

接下来需要开发智慧。如果无法修成深度禅定,也无须难过。我们这代人不太能修成禅定。别说我们这代人,以前修成禅定的也是少数,有禅定功夫的人是稀有的。如果没有深度禅定,就使用现有的资源,看着身体工作,常常觉知自己,一旦觉知了,不要固步自封!观看身体工作,看看它在做什么?行、住、坐、卧、呼、吸、吃、喝、拉、撒,穿衣、穿裤、披外套、拖地、扫地……持续地感知下去。看见身体在工作,就叫做在日常生活之中发展觉性。

持续地感知下去,看着身体在工作,心只是观众而已。

持续的观下去就会看到,身体就像是机器人,只是一堆物质元素,不是我、不是人、不是众生——这个智慧升起。不是人、不是众生、不是我们、不是他们,那么它是什么?多多观下去就看见,它是苦本身。身体就是苦!

同样的,看着心(它)工作:心时苦、时乐、时好、时坏,并且很快就去干扰其它事物。身体不曾干扰过心,心则喜欢对一切横加干涉。心喜欢指挥与干扰身体。当身体病了,心就焦躁不安,想让身体很快康复。苦、乐升起了,心去干扰;好、坏升起了,心也去干扰。心喜欢多管闲事,所以被形容为“晃晃悠悠”,听过吗?心有“晃悠”的特质,真的是“晃悠”!即使不关自己的事,也是整天摇摆与忙碌。

谁看过心的摇摆与忙碌?请举手。谁的心根本不晃悠?有吗?请举手?如果有,隆波会非常郁闷,说明我所教的根本没有任何成效。心始终是摇摆不定的,不断晃到眼、耳、鼻、舌、身、意(心)。一旦及时知道它的晃悠,它就会安住。一旦安住,就看着心自己去工作。它会晃悠不定地去看,而不是强迫要它一动不动。

心的自然特性就是思维与造作。观心并非不思维或不造作,而是要去看!直至彻底洞悉到:心的不停思维与不停造作是在演示无常,心的自行思维与自行造作是在演示无我!就是这样观。

以前隆波也误解了。隆布敦长老指导我去“观心”,我就整天维持着观者的存在,心根本不跑到其它地方。然而隆布敦长老说:这是在干预心的状态。心的状态自然会去想、去演绎、造作——时好、时坏、时苦、时乐,我们却干预它,让心一动不动,这违背它的天性。要让眼、耳、鼻、舌、身、心自然的运作,升起乐,知道;升起苦,知道;产生好,知道;产生坏,也要知道;这才是在现实生活之中开发智慧。

至于固定模式的修行,则需要每天坚持。如果期待道、果、涅槃,每天至少要练习十或十五分钟。至于隆庆大厦这里的同修们,应该比这个时间更多些,因为大家已经不是新手。对于新手,隆波只要求十分钟或十五分钟。

一旦按照隆波的要求去做,很快就有法喜,开始享受修行,自然愿意主动增加时间。假如一开始就要求很长时间,大家会慢慢萎缩、兴趣逐渐减少,到最后都懒得修行了,那还不如从点滴慢慢扩大,总好过心急之后骤然全线崩溃!无论做任何事,都不要操之过急。

我们教中国人的时候没有这么细致,他们有拍摄,不过是老式录影带,需要转换制式之后放到www.dhamma.com或www.wimutti.net,大家可以自己去看。

我们只是教他们醒来而已,可以觉知自己,观身与观心(它们)工作——法的核心原则就是如此。谁做,谁就得到。真的很遗憾,以前佛法在中国那么鼎盛,有人体证过如此高深的法,如今居然消失了!

我们具备福报出生在有佛法的地区,要呵护与传承的是戒与法——佛陀的教导!这是生命的明灯,世界的光明。如果我们懂了,就要传承下去,不要只是黏着于某人!

隆波在美国期间,收到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别人的贪嗔痴。相信隆波帕默的弟子会区分清楚。隆波教导大家的时候,并没有让大家黏着于隆波本人或是其他什么。注意到了吗?隆波只是教导大家礼敬与忆念佛陀,把法当成首要的,而不是把老师看成权威。

把法看成首要的,就会了解:法从未有丝毫变化,变化的只是人的心灵水平不足以承载法。坏事的是人。有人利用佛法来谋私利,这样的情况自始至终都存在。有些人一旦获知出家人的不好消息,就公开宣布不再信仰佛教、不再修行!其实这类人本来就没有过信仰,不知道佛陀在教导什么。如果按照隆波教导的去践行,那么发生任何事都不会有丝毫影响。

隆波还是居士的时候就确认,即使泰国政局动荡,彻底消灭了所有法师,国家不再有出家人,佛教还能存活吗?能!因为佛教不在出家人那里,佛教只存在于心里。一旦佛法抵达了心,谁知道啊!佛法不只是表面形式,那只是外壳(隆波指向自己的袈裟)!有人只是剥下外衣,我们就会吓一跳,怕什么呢?大多数人只是在盲目信仰,有的连信仰都没有,只是为了寻找其它利益而来的。

隆波之所以苦口婆心地教导,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停在信仰和努力的阶段。隆波希望大家提升到觉性、禅定、智慧的层面。一旦觉、定、慧圆满,信仰与精进便会自动出现,而且其中不含有愚痴在作祟。

只是听到有些人的名字,隆波就不想惹了,那取决于自己的业报。有人因此说佛教不好,佛陀教导的不对,不是这样的!是我们自己没有好好学习,区分不了。佛教是清白的!佛陀的教导完美无缺,经受得起任何考验!试问谁可以反对四圣谛呢?谁可以摧毁四圣谛呢?

佛陀说,当他转动了佛法之轮,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法”的传布。直至某天,由于人类的心灵水平低下到无法再承载法义,法义便不再存留于人心,那被称为是佛法的灭绝。但是,法消失了吗?没有。直到下一位佛陀的诞生,他重新将法之轮转动,依然是同样的面貌。

每一位佛陀都累积了极多的波罗密,极具慈悲。有人瞧不起现在的佛陀,认为其寿命短,其他佛的寿命长;或是认为现在的佛陀波罗密少,弟子不多。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当现在佛还是菩萨时是多么大胆,敢于在人类心灵低迷的时期悟道,而不是选择舒服与快乐的时期成佛!

在人类心灵低迷的时期成佛是由于悲悯。有人信仰那位佛、这位佛,其实每位佛陀都是平等的,无有高下,同样的纯净无染。每一位佛陀都圆满累积了同样三十种波罗密,有的耗时长,有的耗时短,并不是越长越厉害,那是误解。

佛陀的波罗密与其智慧和能力,我们无法度量,它是无可计量与不可思议的。我们继续修行下去就会认识佛陀,然后我们会热爱每一位佛陀、敬重每一位佛陀。

今天就讲到这里。

 

 

 

                    《问答篇》

 

 

居士一:您好,隆波!我每天念经、礼佛、经行。在日常生活里,我有时观身,有时念经(《三宝恩德经》)。

隆波:念经是为了什么?

居士一:作为安住的工具。

隆波:是让什么安住的工具?

居士一:是让觉性安住的工具。

隆波:哦,是让心安住的工具……

居士一:嗯。

隆波:心会有得以安歇的家。隆波蒲尊者教导说,要有安住的工具。什么工具呢?是心觉知的工具,是觉性忆念的工具。觉知以后,心会独立凸显而安住,然后看着它们工作。现在,你是在干预心,还是在放任心在自然运行?

居士一:现在有在胸口那里压制。

隆波:嗯,这是干预。干预时,要知道在干预,如其本来的知道。心有回家吗?

居士一:心不在家。

隆波:嗯!那就回家吧,别在外面玩了。

居士一:好的。

隆波:知道跑掉了,心很快就会回家。有没有跑进“想”里面?

居士一:已经在想了。

隆波:心跑去想了,要及时的知道心跑去想了。

居士一:好的,就这样而已吗?

隆波:就是这样,继续修行!何时心再散乱了,就去念经。念经以后,心轻松自在而又能觉知了,就去观身与观心,看着它们自己工作,不要强行让它们静止。

 

居士二:您好,隆波!上次您说我修对了,让我继续下去。回家之后,我的修行劲头特别足,进步没有几天,就退步了,之后又进步、又退步,就这样交替进行。

隆波:那样是对的。

居士二:那个时段过后,戒律自行好起来,修行也取得进展。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活比较清闲。观呼吸时,心潜入其中,看见了运作的流程。

隆波:嗯!

居士二: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它在胸口旋转,苦啊!非常非常苦。

隆波:那就是轮回!心造作与演绎出来的轮回就在我们胸口转动,有的只是苦。在此阶段,唯一的刹车方法是让它静下来。一旦心获得了力量,就再去知道,但是别跳进去知道。只是去看着它们运作,有的只是苦而已!

造作好,是苦;造作坏,也是苦;造作乐,是苦;造作苦,更是苦。仅此而已!每一次的造作,每一次都苦!那个在旋转的是轮回、是世界,是小世界与大世界。急速旋转是小世界的持续连接。每次有世界,每次就有苦!持续的知道,直到心明白了,它将会放下。放下以后,就回来洞悉知者本身,心会看见知者也是在苦的统治之下。上述这些是有次第的进展过程,慢慢来。

居士二:好的。在修行的时候,它亮了起来,那是智慧吗?曾经在固定模式训练时,它进到里面,一瞬间亮堂起来,特别特别亮!

隆波:嗯!

居士二:那种光明是清凉与祥和的,不是火或电所发出的刺眼之光。

隆波:嗯、嗯!

居士二:但是我注意到仍然有“我”存在,但仍以为在开发智慧了。

隆波:对,那是一个时段又一个时段的开启智慧。在开启智慧的阶段,心有时候会切换成奢摩他,一旦从奢摩他里退出,就从那里接着开发智慧,正是如此来回切换的。一旦领悟产生了,它就会亮起来,但完全是不同形式的亮:光明、愉悦!

居士二:有什么需要增加的吗?

隆波:要持之以恒,不要急;精进时,要修行;懒惰时,也要修行!顺利时,要修行;不顺利,也要修行;进步时,要修行;退步时,也要修行。一定会退步的,不退步是不行的。

居士二:好的,非常感恩隆波!

隆波:感恩佛陀。

 

居士三:您好,隆波!四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做禅修报告。

隆波:怎么样?说说吧。

居士三:我是嗔心很重的人,所以我选择观心,在奢摩他的阶段则用到念诵。

隆波:嗯!不错!

居士三:就是采用隆波第一次见隆布敦长老后,坐车返回时用的那段经文,在我没有觉性的阶段,尽量圆满持戒。

隆波:噢!善哉!

居士三:总是有很多烦恼来引诱我,如果没有您的法,我可能已经非常凄惨了。

隆波:如果没有佛陀的法,肯定已经非常凄惨了。

居士三:我在努力的观心、观嗔心,一直看见自己的烦恼升起。

隆波:很好!看到了吗?它们可以自行升起。

居士三:是的!

隆波:看到了吗?它们不能被控制。

居士三:对,不能。

隆波:看到了吗?无常。

居士三:对,无常。

隆波:这就是智慧啊!你修得真的很好,真的很好啊!继续。

居士三:好的,感恩您!

隆波:隆波看见了这种进展,感到非常欣慰!这是一棵非常漂亮的树!

中国人称自己是菩提的种子,隆波的到来让他们开始发芽。有人说还有更多这样的种子,请求明年一定再来!如果不来,他们就不停拍手直到隆波答应为止,就像中国电影似的。隆波告诉他们,别拍手啦,会酸的。要不然我们比赛,持续的拍下去,一移动,就觉知,很快我们就会取胜。我告诉他们,强迫是行不通的。如果因缘到了,自会再来,并不是某时某刻必须来。我们毫无空闲时间,需要统筹安排的。

长时间的拿着话筒,走神了没有?

 

居士四:隆波,您好!为何有时候观呼吸会感觉到晃动?

隆波:哦!看到晃动很棒,不错!看的时候,要远距离的看,不要跳进去紧盯着!

居士四:有什么需要改善的吗?

隆波:就是要持续用功!已经开始修行很好了,就这样持续下去!至于何时结果,则是心的事,不是我们的事!我们的职责是让心持续的洞察实相

居士四:我修对了,是吗?

隆波:对了!只需要持续用功,别急于求成。想有所成,就会错过。以前有许多这样的例子,禅修者在实践时出现千奇百怪的现象,误以为是开悟了,听了很让人伤心。我们持续的发展觉性与开发智慧,及时的照见烦恼,接下来就会知道什么烦恼可以通过,什么通不过,要仔细观察,只要不粘着于宁静,烦恼也是可以工作的,而不是宁静后,觉得没烦恼了。喜欢开悟的人,就是心粘着宁静,然后说烦恼没了,其实是没看见烦恼!你看到心在散乱吗?你安住的对象是什么?

居士四:大部分的时间是观呼吸。

隆波:别让心跑入长时间的走神里。呼吸,看着身体呼吸,别让心停在呼吸上,只是看见整个身体在呼吸,心是轻松自在的观者。这样训练之后,无论什么升起在身与升起在心,它会自己知道。经过不断的知道,它会产生启悟。先大概了解一下,以后你会知道的,越多的练习就越快领悟,去用功吧。

居士四:请求三宝和隆波的宽恕。

隆波:好的,还有谁想请求宽恕的,宽恕每个人!一天求一次就够了。如果每个人都单独请求宽恕一次,人太多了,我们没有时间。

 

居士五:您好,隆波!现在感觉它是持续而和缓的,觉性时有时无。但是第二次开悟居然间隔了十二年,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之后应该如何修行?

隆波:发生什么了?

居士五:第二次开悟。

隆波:悟到什么?

居士五:第一次悟到身体以及五蕴不是我,第二次悟到念头不是真的,一下子空了,看见……

隆波:那种领悟不够,没有切断烦恼。要继续用功!你对身体还有爱恋不舍,还没有真的断掉。持续而频繁的觉知,看着(身和心)它们自己在工作。

居士五:感恩。

 

居士六:您好,隆波!上次报告禅修进度时,隆波说到……

隆波:抱歉,稍等片刻。(对居士五开示道)你的心此刻迷掉了。觉知以后,看着它们工作,那个硬硬的部分存在,好像是“无我”。但如果硬的部分不在了,很快就会看见“我”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心被卡在那里是不会有“我”的。阿姜曼尊者教导说:“别让心静止不动!”别粘在上面!一旦退出来,就会自己看见究竟“我”存在还是不存在,那就是智者了。

好了,请讲……

居士六:上次隆波说我的心比较柔弱了。

隆波:对,心比较柔弱!

居士六:它有坚强些吗?隆波。

隆波:感觉坚强些了吗?

居士六:差不多吧!

隆波:什么?

居士六:好像坚强些了!

隆波:对,对!

居士六:因为上次比今天紧张多了!

隆波:你的心坚强些了!当我们修行的时候,或者具备道德标准以及诚实守信之后,会有定力开发智慧,心就会坚强起来变得勇敢!隆波去拜访师父们时,根本不害怕。还没到的时候,想起了一样害怕的,一旦到了就不再怕。挺胸抬头,根本不怕。修行之后就会坚强起来的。

居士六:那我修对了吗?

隆波:对了!

居士六:对了吗?……我不确定。

隆波:对了!修行以后应该更坚强!有气无力、要死要活的来求鼓励,听了……

居士六:我以前就是这样,求鼓励与求自信心。

隆波:嗯,不要那样了。修行以后,我们自会有信心。

 

居士七:您好,隆波!我很用功地修行,感觉自己见到了苦,什么都是苦,而且很厌倦,想请师父指教……

隆波:如其本来的知道即可。厌倦时,要知道厌倦,如其本来的知道下去。它会好、会坏、会苦、会乐,就这样看着它工作。如果心厌倦了、灰心了,就进一步知道它厌倦了、灰心了,这便会直接契入,很快它会自行消失。厌倦时,知道厌倦;灰心时,知道灰心。直接去看,别被掌控,否则它们很快会控制住心。做禅修报告的每位都修得很好,隆波非常满意,这样才不输给中国人嘛。

居士七:请隆波指出我的不足点。

隆波:容易生气吗?

居士七:容易生气,而且最近喜欢闲聊。

隆波:就是这个!容易生气是烦恼,但没有犯戒,可是闲聊却犯戒。容易生气,要知道心里有嗔,就这样直接知道。即使容易生气,如果能像这位一样修对了,就没有问题。心一动,就看见,心一动,就看见,如此而已!但是五戒一定要用心持守,破戒是不会产生道与果的。每一位都修得很好,隆波看见了觉得非常欣慰!

 

居士八:隆波,您好,我是第一次报告禅修进度。来听隆波法谈六个月了,修行的时候,有几个瞬间知道心不是我,或者散乱与昏沉交替,有时空空的,有时烦躁不安,但是烦躁不安比较多,一旦知者或观者来了,一来就走……

隆波:噢!对。

居士八:停的时间并不长。

隆波:对,对!

居士八:请隆波指导!

隆波:已经修对了!(四)界(五)蕴已经分开,很好,看着它们运作。看到了吗?每个现象(状态)来了就走,无法控制。你已经修对了,持续用功!

居士八:我听说,法是“向内返照”的,但不知道其如何重要以及如何实践?

隆波:向内返照是用于自己的,让心跟自己在一起,看着身与心在工作。向内返照结束之后,一旦更多的了解身与心,智者将会自知自证,自己知道。知道什么呢?知道说根本没有我!学习和了解自己,最后却发现“我”不存在,存在的只有(四)界、(五)蕴,而且它们全在三法印之内运作。这被称为“向内返照”。“向内返照”并不是把心往内送,让心内摄并不是“向内返照”。回来寻找自己、学习和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身与心,这才是“向内返照”!

 

居士九:您好,隆波!上次报告禅修进度时,您让我去观“我”,我就坐着思维自己的“我”,之后每次感觉有“我”,就会及时知道,然后始终看着并且自问:“自己想的或感觉的,是‘我’吗?”

隆波:很好!接下来就会看到每个念头、每句话、每个行动的背后都藏着这个。

居士九:好的。

隆波: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居士九:大部分时候是会去感觉自己的念头有“我”没有,然后就在那里稍微体会一下。

隆波:很好,就应该那样!这样一来,戒就会很容易持。

居士九:我从年初开始发愿一生持守五戒。

隆波:嗯,善哉!

居士九:师父,我现在用观身的方法来修行,观身始终在运动。有一次感觉它很轻,然后身体完全消失,之后看见身体根本是空空洞洞的,只有心在正中心,只是极短暂的一刹那后,就恢复了原来有血有肉的感觉。

隆波:嗯,心集中成为禅定的时候,有时会看到这种情况。如果还有智慧配合,就会深入骨髓地感到“这个不是我!”

居士九:对,从那以后,身与心是完全不同的两部分了。

隆波:这就是隆波讲的,当修行到身体消融,只剩下心,一旦身体再次现身,就会清楚知道身与心完全是不同的部分,可以分离(五)蕴,才能称为“观身”。

居士九:那我应该……

隆波:按你目前的修法继续,只是别维持心静止(不动)就行了。

居士九:看起来太宁静了,对吗?

隆波:太宁静了。

居士九:有时候甚至……

隆波:太宁静了。什么时候退出来,就会一团糟的!

居士九:啊!真的?

隆波:而且会非常、非常糟。

居士九:上次给师父报告禅修进度时,是有关厌倦的。观身厌倦,观呼吸也厌倦,就又回来观身,现在厌倦感已经消失。

隆波:它是无常的!

居士九:但正像师父说的,已经开始静止不动了。

隆波:嗯,就是这个……别粘在宁静里,要及时的知道宁静,就像及时的知道厌倦一样!

居士九:哦……谢谢师父!

 

居士十:您好,隆波!上次报告禅修进度,隆波指出我的心散乱在外,但我并不知道。经过仔细的体会,真的发现我的心不喜欢在家。

隆波:嗯!

居士十:它喜欢一直在外游荡,而且习惯一直在外游荡。一旦有什么(根尘)接触了,有时会知道,然后就沾沾自喜,自以为这就是隆波说的——仅仅只是知道。然而,我还是不习惯让心回家。

隆波:要及时知道,别强迫心去回家,及时知道它走了,就可以!

居士十:有时候进一步的知道,已经在把心拉回了,一旦拉它回来,也知道。

隆波:这样它就会感到紧和闷!

居士十:然后就会放松。如果问,挣扎吗?没有感到挣扎。修行的时候拉它回来,没有挣扎的。

隆波:哦!

居士十:我以为没有问题。一、可能是我听隆波说没问题,它是正常的!另一方面,修行的精进力有所下降,我的努力是否太少了?

隆波:早晨一醒来就要开始精进啊。一睁眼有觉知身心吗?如果一醒,马上觉知,说明精进力还不错;如果懒惰,醒了很久才感觉……

居士十:我每天都会努力在固定模式中修行,有些日子好,有些日子不好,那是正常的。我有个疑问——有时候隆波教导不应该只是感觉,应该同时开发智慧。在最开始的阶段,有些人是用思维来铺路的,或者……

隆波:不,不完全!那意味着让心静止不动,同时有在知道自己,然后处在光明的状态,几年都是那样,这才需要帮忙(推动)它去思维。如果只是短暂知道自己后,它就出来了,这样的人并不需要思维去帮助!

居士十:我是一旦知道自己,有时候那个感觉就在身与心之间分离开来,它们是不同的样子。

隆波:那样很好!那是在开发智慧。

居士十: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思维?

隆波:依靠思维分离的情况也是有的。

居士十:一点点吧!

隆波:嗯,一点点没关系的!一旦分离了,就去看它们工作,长此以往,等到娴熟了,根本来不及思维,只是知道它们混合了,它们就会马上分离。

居士十:请隆波指教!

隆波:就是那样继续用功!

居士十: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有什么需要……

隆波:只需要留意心的散乱就行了。

居士十:心依然散乱,对吗?

隆波:已经好很多了!要轻松自在的觉知,别强迫自己,强迫的力度太大是不好的!心散乱后,知道它走了,它就会自己进来,这才是刚刚合适的!

 

居士十一:上次隆波让我去观毛发、指甲、牙齿、皮肤等等,那时我粘着在紧盯与专注里,太期待成果了。

隆波:嗯,是的。

居士十一:于是全放下了!那时候隆波教导我要勇敢些!最开始不敢放的,后来慢慢地放下所有的希望与期待!

隆波:看到了吗?一旦我们放下,心就会愉悦起来。

居士十一:是的。但并没有放下修行,只是对于结果没有太多的期待,持续的观下去,大概一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碰到一件特别特、别苦的事,苦到不能再苦,就自言自语说,噢!它们自己在运作呢!无法改变,它苦,就会自己苦的!

隆波:这个是在想吗?还是升起的领悟?

居士十一:我不能确定是一边在想,还是一边在领悟,因为是在极短的片刻看见五蕴中的每一样,一片一片的分开。

隆波:嗯,它们分离开来了。

居士十一:它们就像纸张一片一片的。然后,知者进一步知道,就像隆波教导的,它们分散开来,于是我确定一定是这样,它们完全不是一回事!

隆波:对,它们是不同的事物。

居士十一:然后,从那晚到睡着前,心一直是那样的照见它们不是一回事!

隆波:嗯,对了。

居士十一:但是没几天,它们就又合在一起了。

隆波:合在一起也无须批判,只要知道它们合在一起就可以了。

居士十一:晚上失眠已经有一个月,分不清是一边领悟还是一边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隆波:如果特别散乱,就去修习奢摩他,念诵佛陀、观呼吸或其它所缘,让心安静下来获得舒适。一旦心有了力量,它们会再次分开。如果完全扔掉奢摩他,只是一味的发展觉性,心很快就会散乱。

居士十一:但是只要修习奢摩他,我就会紧盯与专注。

隆波:没关系,先紧盯,然后知道(紧盯)。让心先休息一下。

居士十一:今天早晨隆波开示讲到去中国弘法时,有法喜升起,一旦知道法喜,心就一直持续的震颤,本来应该很好,它却不好,苦啊!无论法喜还是其它什么,全都是苦!

隆波:苦!

居士十一:一旦看见它们毫无意义,它们就不……

隆波:但在这里,智慧超前(跑到前面)了。

居士十一:超前了吗?

隆波:嗯,智慧总结得太快了,我们去给它做了总结。

居士十一:思维了,对吗?

隆波:这样思维的话,很快嗔心就会夹杂进来。

居士十一:那就去观嗔心。

隆波:嗯。

居士十一:然后我应该如何做?

隆波:如其本来的知道!这次见面,你的修行明显比以前进步太多了!

居士十一:是的。

隆波:(五)蕴已经分离了。

居士十一:是的。

隆波:一旦分离了,就这样去观。如果合在一起,就知道合在一起了;分开了,就知道分开。就这样看着它们运作。

居士十一:如果不想智慧领先,应该怎么做?

隆波:要缓一缓,不要急!心害怕不知道,害怕愚蠢,所以就想方设法地去思维。

居士十一:非常感恩!

 

居士十二:您好!我是买卖股票的工作人员,我自己也有炒股,我应该辞职吗?

隆波:这与修行毫无关系。

居士十二:只是工作的时候不能修行,而且炒股的时候很可能有烦恼。

隆波:如果我们有机会选择更利于修行的谋生工作,那么就选择。如果我们必须做某份工作,只要不犯法,就可以做。因为我们必须在世间生存。任何烦恼进来了,要有觉性的知道。当然,找到更合适的工作也好,如果找不到,就先做这份工作,毕竟工作并不容易找。

居士十二:好的,报告禅修进度已经两个多月了。贪升起了,知道;嗔升起了,知道。交替着想,我会看见念头。之后,贪升起,心去抓取了,就会苦。然后看见背后的黑手,也就是“我”在让苦增多!

隆波:嗯!嗯!

居士十二:然后继续观下去,就看见苦的是心,不是我!再上一次报告禅修进度时,隆波说我紧盯的力度太大,之后我思维查找,现在明白了,要轻松自在地观,这方面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

隆波:已经放松很多了!比以前好,但还是有些控制。看得出来吗?嗯!看出来就没问题了。看出来了,就要去看,就会看到它们不受控制,每一个个体都不是我,全是被知道的对象而已,没有任何一个是我。继续用功!至于炒股还是不炒股,自己把握。但是隆波还没碰见过任何人整天盯着股市行情的屏幕,说可以及时知道高兴与难过的,我还没看见谁在这上面成功的!但并不意味着一定不行,只是难度比较大。

 

主持人:我们今天已经听了法,再过两天就进入结夏安居,邀请大家抓住这样的机会一起在三宝面前请求忏悔!让我们一起……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 sambhuddhassa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 sambhuddhassa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 sambhuddhassa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等正觉者。

Radanadaye bamatena nawaradayena gadang sapang abaratang kamadu no pande

Radanadaye bamatena nawaradayena gadang sapang abaratang kamadu no pande

Radanadaye bamatena nawaradayena gadang sapang abaratang kamadu no pande

如果我们各位对于三宝有任何过失与不敬,包括对于每位佛陀、每位独觉佛、佛法以及所有的圣僧们,在过去生、今生,无论以身、口、意的方式,是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总之如果有对于三宝的任何过失与不敬,请求诸位正等正觉的佛陀、诸位独觉佛、佛法、所有的圣僧们和所有对我们有恩德的人,原谅与宽恕我们,从现在直至涅槃!

 

隆波:宽恕(巴利文念诵)

……

……

……

主持人:善哉!

 

隆波:隆波所回复大家的话,简单译成泰文就是:我们所做的不善业,就像乌云遮住了太阳。当我们愿意敞开、敢于接受,就是乌云过去又晴空万里了。别过于担心与忧虑!

主持人:善哉!最后请允许我作为代表念诵供养文,只要跟着念就行,不用出声。

我们请求供养隆波帕默尊者,请尊者为了我们个人与家庭的永恒利益与幸福,慈悲地接受我们的供养!

 

隆波:祝福文(巴利文念诵)

如河水充满,遍满于海洋;如是此佈施,利益诸亡者!

愿你欲与愿,能迅速达成,满一切期望;如十五月亮,亦像如意宝!

愿诸灾免离,愿诸疾消失,愿你无障碍,得快乐长寿,

习惯礼敬者,常敬拜尊长,四法得增长,长寿、美貌、幸福、健康!

 

主持人: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