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路系列丛书之二《中道》

3.3、欲望——也就是“想要”,在此是指“想要修行”和“想要见法”。一旦有了“想要”,心就会在欲望的驱使下产生各种造作,这与佛陀指出的“欲望构建(十二因缘的【有】)”相一致。它构建出种种演绎、造作或说“心方面的运作”,统称为“业有”。尤为常见的是精勤地做些什么来断除“不善”、精勤地做些什么来增长“善”。比如,努力让觉性、禅定、智慧与解脱生起,以为仅凭精进修持(实则是精勤于构建“善的造作”)到满分的程度,便可以见法了的。

事实上,正精进不是以蛮力对抗烦恼,也不是竭尽所能的让善法生起,因为诸法无我,无论善或不善,均不受任何人的掌控。上文所言的精进不是正精进,因为其中含有“可以随己所欲断除不善法与增长善法”的邪见。事实上,这属于邪精进,这类人是在邪见的驱使之下,带着欲望在修行的。

至于正精进,仅仅有了觉性(sati),便足以让正精进生起。

在正念(samma-sati)生起的一刹那,不善法即刻就被消除,善法也开始增长。正如阿姜曼尊者教导的:何时生起觉性,何时就是在精进;何时丧失了觉性,何时就没有在精进。因此,即便我们日以继夜地努力经行和打坐,如果其中缺乏觉性,那也称不上是正精进。

我们要懂得识破这些障眼法:以为要想修行进步,就必须努力行持难行之事——演绎造作各种“好”,行持各种真善美(或经典所称的“福行”)。其实这些造作的幕后操作者,正是无明。

事实上,精勤于造作“好”,本身就是见法的障碍。与之相反的是,见法是基于能够“及时识破”和“超越所有的造作”。

如果大家没有预先调整观念,那么试图明白作者在此分享的内容就会变得异常困难。即使作者再三指出千万别去造作“修行”,而是要及时识破“造作(即,正在运作的名与色,尤其是当下呈现在心中的各种状态和境界)”,但大家必然还是想:要怎么做才能不造作呢?怎样做才能及时识破“造作”呢?

于是,心原本应该立即呈现“觉知、觉醒和喜悦”的状态,结果却卷入念头、思维与造作的世界,只是一味地想要去“做”,却忘了去“知道”。

Pages ( 4 of 9 ): « Previous123 4 56789Next »